富有詩意和遙遠的畫像磚

來源:2019年07月02日字體:

富有詩意和遙遠的畫像磚

唐光玉


諸多的文物都是以古樸為美,深沉為美,以年代久遠為美,以保存完好為美,折射歷史,反映時代,透過歲月,傳遞知識,供人欣賞,供人玩味。

最近讀到一本由何國寧主編,楊蘊偉著的書《磚上人間》,卻讓我看到另一片天地,讀到濃郁詩意和遙遠,看到了“和青春一樣打動人的東西。”

我是喜歡文物的,酒泉畫像磚,嘉峪關畫像磚早就知道,從公布的畫冊上看到一些。但這次讀到的看到的完全不一樣。好像不是看文物,看畫冊,而是讀一本長長的抒情詩。有好多讓人動情的地方,有好多讓人感慨的地方,有好多讓人聯想的地方。作者的文筆不用說,我知道他是寫散文、小說的,但他的角度,他的眼光,他的寫法,很不一般。有豐富的知識,滄桑感和厚重感。

畫像磚應該也是冥器,雖然反咉了生活,但還是很沉重的。可作者文筆輕松,瀟灑而述,鋪鋪展展,云云爾爾,讀起來也就輕輕松松了。一位文物專家說,文物和古董有一種看不見的力量,或升華你的知識范圍,或開拓你的思維空間,或引領你去一個特殊的領域。《磚上人間》一書所寫的畫像磚,應該有這樣微妙作用的。

魏晉南北朝時期是一個既輝煌又混亂的時期,有曹操的“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?”還有文辭極為優美的《銅雀臺》賦,以及享有聲譽的“竹林七賢”都是這個時代的產物。但也有許多混亂。“蝗蟲連牛馬的毛都啃著吃了” 說明當時災情的嚴重。而兵荒馬亂,又讓百姓民不聊生。但河西走廊卻是富足安定,是一方世外桃源,這從一塊塊畫像磚就能看出來。如果生前不富足,不安定,葬情也不會那么殷實,那么風光,那么有內容。

我們看到了瀟灑彈琴,抒情跳舞,高興奏樂,舒心放牧,愉快賭局,豪情打獵,雄壯軍旅,浩蕩馬群,痛快喝酒,千里送別,奔跑信使,往來驛傳,還有扶犁耕田,小路汲水,大田采桑,剪布裁衣,后院殺豬,屋下宰羊,水盆燙雞,燒火做飯。點柴燒烤,母童嬉戲……篳篥,箜篌,琵琶,胡琴,箏,阮……什么樂器都有,給人幾多幽思,幾多聯想。雖然可以說那些都是理想天國的東西,可沒有現實的基礎,沒有生活的基礎,沒有趣味的基礎,沒有經濟的基礎,沒有文化藝術的基礎那是不行的。所以,作者說“似乎穿越了一個只有兩三種顏色的樸素時代。”這恐怕就是欣賞的深遠和意義了。作者寫的不是考古文章,所以沒有考古文章的那種冗長古板和泛泛理論。這是一種新模式,嶄新的模式。從文學角度欣賞文物的模式,從文化藝術角度欣賞文物的模式。可以讓更多的人走進文物世界,走進我們的博物館。

楊蘊偉是一位寫小說、散文作家,他的文字功底自不必說。他一直在抒情,一直在講述,一直在引導,一直在善釋,把人們帶到一個理想的天國,一個美好的天國,一個歌舞升平鶯歌燕舞的河西走廊天國。考古當然是發掘,發掘文物,發掘歷史,發掘文化,發掘藝術,發掘生活……在這基礎上,如果再發掘了更多詩意和遙遠,發掘了更多美感和幽思,這不是很有意義嗎。


作者:唐光玉 責任編輯:李沛豐

嘉峪關日報
官方微信

嘉峪關新聞網
官方微信

三分赛车开奖从哪里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