鐵山情

來源:嘉峪關日報2019年07月02日字體:

吳萬先

鐵山,這座終生仰慕又肅然起敬的山!

鐵山,一種難以言清的不舍和回望,那段如鐵歲月,飲盡韶華、青春瘋長的日子啊!

就像擁抱了愛情,方知人生始味,就像見到久別的家人,瞬間打開心扉,淚眼迷離!

就像初涉荒漠,蹚過河水,穿過歲月的烽火,追隨渴望的原野,讓陽光照透我弱小的身影,給我呼喚、激情和奔跑的河流!

這里是讓夢起步又是讓夢燃燒的地方,那時,我們還尚在懵懂的年齡,打起行囊,離開家鄉,滿身稚氣,那么純粹迷戀,清澈的就像一棵破土而出的小草,新奇地打量著周圍的世界。原以為這里是沸騰之地,美麗得如同面紗下的新娘,是一個世界的精彩,是一個歲月的燃點;當走進鐵山那一刻,整個山谷靜得如同時間早已凝固、仿佛一切停止了呼吸,那種迎面而來的荒遠、山體傲立的氣勢,感覺我們和時間一樣在恍惚,恍惚的與世隔絕。

與其說鐵山帶給我們的突兀與荒遠,倒不如說是生活直接給予的冷峻與渾厚,仿佛這里是天地的終點,一切停止了想象,四季的景色戛然而止。仿佛我們翻過一座山梁,又踏進深淵,前面依舊是陡峭的山峰。撲面而來的風和湍急的河一同覆蓋了我們所有的想象和期望。

那一刻,我們還沒走出黃土地上的松軟,還在親人的眼神里游走,還沉迷在村口眨眼的愛情!還徜徉在黃土之上的溫和,深情送別的目光、高過山梁的莊稼、遍地爛漫的野花、山坡上的牛羊,頻頻還向我們招手、呼喚……

那一刻,和父母、親人的離別中,還有不舍與辛酸,感覺瞬間長大和開始獨立的不適,有那么多難以言情的牽掛和擔憂,就像漂浮在風中,感覺生活有了流浪的滋味。我們常常憾于故鄉的貧窮,埋怨把生活之重早早地壓在我們幼小的肩上。

面對鐵山,像面對土地、面對莊稼,我們一樣深情,一樣依戀,我們知道,生活的堅硬和收獲的滄桑,是生活賜予我們從農民到礦工不變的土壤。在礦井,一個世界的漆黑,用心照亮自己,我們快速跨過膽怯、不安,跟隨礦山人的腳步,跟著他們的呼吸,在礦山深邃的巷道,感知了比礦石還要堅硬的是鐵山人的脊梁和影子,比土地還要深厚、永無止境的是礦石的一片山河。

這是一個怎樣的世界:我們一路追隨,一路感悟,不敢有任何的繁華和逃避,即便道路泥濘、礦井深邃、汗水遮掩,黑暗無邊;即便是鋼釬連同身心的顫抖,震耳欲聾,還有濃煙與灰塵的侵襲;即便是太陽與月亮失去光影。我們仍然忙碌依舊,不停地觸摸礦山火熱的心跳和尋找礦石里的眼睛。

是鐵山、礦石給了我們整個世界,給了我們每一步行走的力量,給了我們莊稼一樣的渴望,滋養著心靈棲息的寄托,我們的眼睛里始終有溫和、滿足和期待的目光,我們的身體里不斷吸收著鈣的風骨。

每一塊礦石上刻著鮮紅的印痕,每一座山峰上佇立著靈魂的家園。鳳凰山上失去的那朵云、消失的那朵花,我們無數次地在心里祈禱和祝福,期望她在另一個世界一樣的美麗驚艷,一樣的微笑如花;面對鋼城先鋒的雕像,就像我們父輩的慈祥和堅韌,不停地跋涉和掙扎,他們逝去的影子依然清晰如故,他們的形象依然偉岸如山。是他們為鐵山一次次豎起豐碑,鑄就精神家園,也為我們擦亮眼睛,拂去心中的塵埃。

與其說在鐵山歲月里收獲成長,不如說是對一種生活的陶醉和癡戀。吃苦和勞累對于我們來說,就像抹去臉上的汗水,揮去衣服之上的塵埃。

鐵山是這樣的多彩:初陽把金色的光芒鋪在山頂,佛光一樣溫暖安詳,太陽讓山風催促的腳步,溫暖的目光還未照亮每個角落,瞬間就跨過山谷,留下她燦爛的笑容;月亮則是那么靜美,她躲過星星的目光,就像母親一樣,愛憐地注視著熟睡的鐵山和夢中的孩子。就連奔騰歡呼的河水,一改往日的桀驁,溫柔地披上銀色的月輝,放緩腳步,蕩漾著礦山的一腔幽夢,獨自幽怨。

最熱烈的還是像收割莊稼一樣收割著礦石,只有這樣,我們才能感知一座鐵山的神奇,它鐵一樣的面孔,鐵一樣的身軀,礦石像河水一樣的氣勢中,令我們陶醉,體會收獲的快樂!夜晚,聆聽和注目鐵山腹腔里的呻吟和無限延展的隧道,不自覺就會拉長我們的想象,我們用最濃烈的酒,煮一壺夜色、一腔相思、飲醉月光,飲醉山風,飲醉青春;要么,熬一罐老家的苦茶,就著火爐,燃燒著鄉愁,咀嚼眷戀的味道。無論燒酒還是熱茶,煨燙的是我們單調的歲月,浸透河一樣的寂寞。

看似粗糙的身形里,有著不變的牽掛和思戀,滿是渴望的眼神里,如礦上裸露的風情,簡單的如此真實。

我們常常猜想,那淡紅如鏡、冰冷尖刻的礦石里一定有著我們醉意的靈魂和清流一樣的心情。還有熱切的目光和癡心的愛戀。

就像感謝生活一樣,感謝鐵山!致敬鐵山!在鐵山,我們收獲了歲月中的磨礪,也收獲了一生中豐厚的禮贊,這比土地更寬廣深情,比家鄉更濃烈堅硬,比莊稼更風情恣意。身處礦山腹地,接受來自河水與藍天白云的洗禮,接受歲月深處的滋養,接受鐵山一樣的風骨,我們的目光溪流一般清澈明亮,我們的情懷月光一般濕潤溫和,就像呼喚綠色一樣呼喚著自己,渴望成長,渴望燃燒。

在鐵山,我們懂得了大地上的另一種莊稼,知道了鋼鐵流動的源頭,正如人生走過無數的山河,背負行囊,不忘故鄉,依然回望母親的笑容和牽掛;正如我們擁有太陽的光芒,給親人、愛人、孩子送去熱切的擁抱和祝福,讓我們沐浴在山川原野的愛意中,接受大地深情寬廣的愛撫,一如昨日,仍在鐵山行走和成長。


作者:吳萬先 責任編輯:李沛豐

嘉峪關日報
官方微信

嘉峪關新聞網
官方微信

三分赛车开奖从哪里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