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姐妹仨兒

來源:2019年06月21日字體:

五月的夏天,蔥郁的樹木,那穿透陽光折射出斑駁的綠色,一瞬間蕩漾在我的心間,一個個四季的交替輪回,便是我們姐妹仨兒一路灑下的悲歡離合,一起走過的歡歌笑語。我們把風景留在每個溫暖的夏天,而用彼此支撐的愛走過了寒冷的冬天。

我是在大家的唏噓中來到這個世界的。我出生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,有很多孩子的出生是伴隨著喜悅,開心,激動,而我不是,因為在我出生的那個小村子,奶奶的封建思想還很頑固,我的前面還有個姐姐,但奶奶終究沒能如愿,在不久的后來,我又多了一個妹妹。

小的時候,因為父親工作的緣故,我們姐妹仨兒跟隨著父母遷到了嘉峪關。那時的我們,總是爭吵,打架,我們會為誰穿了件新衣服、誰又多了個新玩具,甚至一根冰棍而吵得死去活來,父親母親就像個判官,整天有斷不完的案子,哄著這個,抱著那個,總是一團糟。在一大堆獨生子女的同學里,我不明白為什么我會有個姐姐和妹妹,為什么我要和她們分享我心愛的東西。除了玩耍,我絲毫體會不到姐妹帶給我的快樂和幸福,我甚至在心底埋怨過父母為什么會養三個孩子。

一眨眼的工夫,姐姐升了初中,我和妹妹也都上了小學。伴隨著長大,我們的爭吵越來越少。父親是一個普通的工人,我們一家五口的生活并不富裕,我會穿姐姐穿小的衣服,天熱的時候才能吃棒冰,但這絲毫沒有影響到我們童年的快樂。我的記憶里,滿滿的都是幸福的模樣:一起爬過的假山,飄零的花瓣、泥巴里踩著的小腳丫,還有雨中奔跑的三個丫頭。那時我們開始依賴姐姐,姐姐的小拳頭會打跑欺負我們的男同學;我會借同學的漫畫書給她們看;妹妹會把好吃的零食拿給我們吃。我們彼此學會了分享,學會了照顧,姐姐和妹妹也成為我生命里最特別的存在。

上大學離開家的時候,姐姐替我收拾行李,妹妹坐在那眼睛紅紅的不說話,眼淚就莫名地掉下來,我們姐妹仨兒在一起的日子,就像放電影一樣,在腦海中一一呈現,我知道她倆舍不得我走。送我離開的那天,我們說好誰都不哭的,我們開著玩笑,吵著鬧著,兩個多小時的等候,她倆送我上車,火車緩緩開動的時候,我再也沒能忍住,任憑眼淚肆無忌憚地劃過臉龐。

大學的校園生活很充實,也很愜意,我會把有趣的故事講給妹妹聽,也會給姐姐講她未去過的大學模樣。眼瞅著快畢業了,工作的事情還遲遲沒有定下來,妹妹發來短信:我的猴姐姐,你會成功的,加油!每一次不大不小的考試,每一個節日,每一次旅途,都會收到妹妹的短信,她會細心地記住每一個日子然后送上祝福。卡里時不時就會多錢,姐姐總會把自己的工資給我當零花錢,她跟我說,在外面吃好點,喜歡的東西自己買,一個人在外要學會自立。總覺得對她們有所虧欠,只知道享受她們的關心、問候,卻不能為她們做些什么。如今的姐姐和妹妹,早已成了我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因為工作的緣故,我和父親大吵一架,把工作中不順的氣一股腦兒撒給母親,姐姐拽過我說,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欠你的,爸媽對你無條件付出,你都不知道感恩,這么多年的書你都讀到哪去了。我冷笑著,你有什么資格教訓我,你一個連高中都沒上的人,懂什么?姐姐再也沒有說話,我知道我戳到了她的痛處。姐姐因為學習不好沒能考上大學,16歲就開始打工,包過餃子,賣過衣服,做過電腦銷售,一路走來很不容易,我卻這樣殘忍地傷她。終于明白,那些好、那些愛,其實都不是理所應當,對我們最好的,和我們最親的人,總是被我們忽視,被我們無情地傷害。有好長一段時間,姐姐都沒有理我。

突然收到一條短信:今天下班早點回家,給你買了蛋糕。短信是姐姐發來的,我才記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。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飯,吹蠟燭的時候,眼淚就嘩啦嘩啦掉下來,媽媽說,什么時候變得多愁善感了,是啊,怎么越長大淚點就越低了呢。我大口吃著蛋糕,哽咽著說,因為有你們在我身邊,我覺得自己好幸福,好幸運。妹妹說,猴姐姐,什么時候這么煽情了,我抹著眼淚,把最大的一塊蛋糕遞給姐姐,支吾著說,姐,對不起,那天……姐姐打斷我,說什么呢,誰讓你是我妹妹的。是啊,不管我做錯什么,我們永遠都是姐妹,割舍不斷的姐妹情,得到了那么多的愛,我憑什么不幸福,憑什么不滿足。

伴隨著長大,我們姐妹仨兒都已嫁人,我的女兒也已經三歲了,如今姐姐的生意也做得有聲有色。現在的我們,都有著各自的生活,但幸運的是,家庭從未拉長我們之間的距離。在受了委屈的時候,我一樣可以賴在妹妹家蹭飯,加班忙的時候,我一樣可以把女兒丟給姐姐。朋友們總說,你有個姐姐、妹妹真好。誰說不是呢,幸虧當時我爸媽養了三個。失落的日子,難過的悲傷,每當想起她們,我就變得無比堅強、勇敢,我就不再害怕、逃避。因為有了與她們的分享,我學會了感恩,學會了付出;因為有了與她們的陪伴,我學會了善良,學會了寬容。

這個夏天,我們約定要一起去旅游,去看最美的風景,去享受最難忘的相聚時光。陽光正暖,微風不燥,世界和我們姐妹仨兒都剛剛好,我們說好有生之年,會幸福地天長地久。


作者:康玲玲 責任編輯:黃鵬

嘉峪關日報
官方微信

嘉峪關新聞網
官方微信

三分赛车开奖从哪里查